乌利尔

转载文章,长篇转载第一章,想看请戳原po主,侵权的话请戳我,我会删除( ・ㅂ・)و ̑̑没毛病
酒茨
安雷
all叶

【酒茨】沉默的舞者(3)

轻chu小九尾-一夜酒茨浪:

有荒天(荒川×大天狗)互动,偷偷打个荒天的tag


本章微博微信聊天体居多


这章不好看,没什么剧情,过渡,浪过,可不看


再说一遍,lof很伤我心


 


晚上,茨木突然更了一条微博。


茨木V:


终于见到挚友了!好激动!!没想到挚友居然穿着西装过来!!结实而充满安全感的肌肉、精壮不含一丝赘肉的腰身、宽厚的胸膛修长的双腿!挚友!你比太阳之神阿波罗还要俊美耀眼,浑身散发着阳刚的魅力,就算与挚友相隔十几层楼的距离,我也能感受到那股扑面而来的让人窒息的强大荷尔蒙!你迈着沉稳的步伐向我靠近,仿佛每一步都是踏在我的心尖上一般,让我颤栗不已!!你那野性的气息已经将我俘虏,让我甘愿臣服!!我的身心,我的灵魂,我的一切!都是属于挚友你的!!请尽情支配我吧!!我的挚友!!!!!@酒吞。


 


茨木的微博已经有两个月没更新了,粉丝们都对爱豆表示绝望的时候,突然刷出了一条微博,是茨木发的,不仅很长,而且还是关于酒吞的,粉丝们瞬间炸了。


茨木要么不更新微博,要么就突然放出个深水炸弹,把自己炸上了热搜第一。


 


茨木后援会大大大会长:


啊啊啊啊啊啊啊!!!!!!看我刷出了什么!!!!!


扒着爱豆的白毛不放手:


卧槽!!终于要开始了吗?!终于可以看到大白茨追吞总的画面了!!


等爱豆更微等了三十年:


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大白茨发了这么长的微博!!可以瞑目了!!!!


摸摸大白茨的头: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干嘛,我的大白茨居然会用这么多的形容词和名词!!还一共写了227个字!!我一直以为我的大白茨只有毛软和会演戏这两个功能!![二哈]


小白茨1号:


我的爱豆终于要变成天下第一吞吹了,我是不是也要跟紧爱豆的步伐,成为一个小吞吹?[doge] [doge]


酒茨夜行:


酒茨酒茨酒茨啊啊啊啊啊啊啊!!!!!!(炸成了烟花)


抱抱我家的傻儿子:


我家大白茨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么长的话,我好嫉妒!不过看在吞总八块腹肌的份上,我把大白茨扒了衣服打上蝴蝶结送您床上。[坏笑]


茨球球称霸宇宙:


先跪舔吞总奶子腹肌!!!我可以预见将来会是吞总负责唱歌赚钱,大白茨负责盛世美颜。[并不简单]


 


酒吞被艾特进来是一脸懵逼的,他皱着眉仔细琢磨着茨木的微博,半晌,终于意识到。


他被茨木在微博里当众表白了一番。


“……”


这应该是为了配合新戏才发的微博吧……


不过也太露骨了吧!他还以为茨木只是话痨的疯狂粉丝,没想到茨木居然还是痴汉话痨的疯狂粉丝!


酒吞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性明星在微博当众表白,虽然知道是为了宣传,但还是感觉浑身怪怪的。


他寻思了一会,假装没看见底下那一大波嗷嗷直叫的粉丝,回复了一句“好好演戏,注意身体”后,直接把手机丢到一边,继续写着自己的笔记。


那本笔记上面全是他今天从茨木那里打探过来的信息。


沉迷于偶像的酒吞完全没有看到茨木秒回的信息:“是!我一定会好好演戏的,绝对不会让挚友失望的!!!!!”


粉丝们嚎得更欢了。


 


不仅茨木的微博炸了,他的微信群也炸了。


茨木跟土御门的朋友们建了个微信群,一帮人不管有空没空都会跑上来吹水吐槽找人开黑,群名就叫作“阿爸的乖崽崽们”,还是晴明取的。


 


扒了那套咸鱼装:


@吾友腹肌甩你八条街 你是不是微博上错号了?


 


扒了那套咸鱼装:


……你这ID让我不想艾特你第二次了。


 


不想翻身的咸鱼:


你的ID也让我不想艾特你。


 


扒了那套咸鱼装:


为什么你这条不负责任的咸鱼还在这!


 


草心的爸爸:


你们三个人的ID都让人不忍直视!


 


不想翻身的咸鱼是荒川。


荒川是个很懒很我行我素的人,因为自己本身经营着几家知名企业,就算不当明星也能过着有钱人的生活,接戏全凭喜好,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会给公司投点资金。


简直就是一个大佬。


因为在微博上看过几条有关水獭的报道而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但是自身太懒觉得养宠物很麻烦,于是他给自己P了个头像,这头像很符合他的ID,是一只穿着咸鱼外套卡通水獭,下面七个大字:不想翻身的咸鱼。


大天狗很唾弃荒川挂名明星的行为,每次看到荒川总要喊上几句,荒川觉得这大天狗逗起来很有意思,于是两个人经常斗嘴,但每次大天狗都吵不赢,于是决定把昵称改成“扒了那套咸鱼装”。


 


吾友腹肌甩你八条街:


没上错号,我发微博的时候晴明还同意了!还有,我这名字完美至极毋庸置疑!!


 


扒了那套咸鱼装:


晴明居然会同意你发这条微博,我记得你当初求了晴明好几个月他都不答应你用大号表白酒吞。


 


夜里挑灯写书:


最后害得我们家的大白茨自己开了小号每天吹。


 


不想翻身的咸鱼:


晴明八成是为了给新戏做宣传才答应的。


 


草心的爸爸:


茨木今天跟酒吞相处得怎么样?


 


草心的爸爸:


别跟我吹酒吞(微笑)


 


茨木刚想跟小伙伴们分享挚友的帅气,在看到萤草发来的这句后默默地把打出来的那一大段子删掉。


 


夜里挑灯写书:


还能怎么样?都学着剧本喊起了挚友了。


 


吾友腹肌甩你八条街:


挚友看上去很阳刚很有男子气概,其实他是个很温柔的人!还同意我用挚友称呼他!我从来没看过挚友穿西装的样子,今天看到他穿西装,感觉挚友还是一如既往的帅!


 


扒了那套咸鱼装:


其实刚刚看到你的微博我就很想说:恕我愚钝,我真想象不出酒吞穿西装的样子。


 


夜里挑灯写书:


不是吧?他穿着西装??


 


吾友腹肌甩你八条街:


对啊,我问了挚友,挚友说他今天想转换一下风格!我觉得挚友不管穿什么都很帅!!


 


草心的爸爸:


又不是相亲,穿着西装过来干嘛,他都跟你聊了什么?


 


吾友腹肌甩你八条街:


他问了我很多问题,都是关于鬼面舞姬的。


 


累白了头:


什么?他问你鬼面舞姬?他问你什么了?你怎么回答的??


 


夜里挑灯写书:


哇,居然把潜水的晴明炸出来了。


 


吾友腹肌甩你八条街:


其实也没问什么,就问我认不认识鬼面舞姬,她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类型的人,觉得摇滚怎么样,跳舞是不是很辛苦,在国外是不是很无聊什么的。


 


累白了头:


他没发现你是鬼面舞姬?


 


吾友腹肌甩你八条街:


这个我绝对没有告诉挚友!!挚友一直都以为鬼面舞姬是个女的!


 


夜里挑灯写书:


根据我多年的写作经验,酒吞肯定是喜欢上鬼面舞姬了,他居然会看上带鬼面具跳舞的人,真有意思。


 


完美的面具:


面具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东西。


 


扒了那套咸鱼装:


没错!我很欣赏酒吞的品味。


 


草心的爸爸:


也就只有你们两个喜欢戴着鬼面具在家里晃来晃去,晴明大人没被你们吓死真是万幸。


 


累白了头:


我只怕他们把别人吓死,上次般若直接带着鬼面具上保姆车,下来的时候差点没把保安吓死,害得公司赔了几千块的精神损失费。


 


草心的爸爸:


……


 


累白了头:


撇开面具,酒吞应该是喜欢你跳的古典舞,不然我是想不出他喜欢鬼面舞姬的理由。


 


吾友腹肌甩你八条街:


挚友确实有说过他很欣赏我的舞蹈!!挚友居然欣赏我的舞蹈!!!!


 


扒了那套咸鱼装:


我能想象得到当时茨木的表情是有多兴奋。


 


夜里挑灯写书:


这么说茨木你不打算公布自己的身份?


 


吾友腹肌甩你八条街:


我不敢,我怕被挚友说是变态。


 


草心的爸爸:


他要是敢说你变态,爸爸替你套他麻袋!


 


茨木很严肃地思考着挚友跟草爸爸两个打起来谁赢谁输的问题,最后觉得这个问题太可怕,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打打杀杀?


 


累白了头:


我觉得酒吞可能只是喜欢古典舞而已,你的古典舞跳得不错而且当时足够轰动,所以才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如果换作是隔壁的红叶跳舞,酒吞或许也会觉得红叶不错,再加上他一直以为鬼面舞姬是个女的,如果你的身份暴露了,谁也不敢保证酒吞是继续欣赏你还是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你。


 


累白了头:


茨木你以后跟他接触的时候要注意点,不要轻易把自己的底泄出去,不然受伤的很可能是你,你是我带的人,我不希望我的艺人们受半点委屈。


 


扒了那套咸鱼装:


阿爸辛苦了。


 


吾友腹肌甩你八条街:


我明白了,多谢阿爸!(抱大腿)


 


不想翻身的咸鱼:


辛苦了。


 


累白了头:


也只有这个时候你们才喊我阿爸!平时哪个让我省心了?


 


夜里挑灯写书:


突然想从编剧转行当艺人了怎么办?


 


草心的爸爸:


嘤嘤嘤,我现在终于相信晴明大人的头发为什么这么白了,原来是因为操劳过度!


 


累白了头:


……


 


不想翻身的咸鱼:


@扒了那套咸鱼装 ,开门,送外卖的。


 


扒了那套咸鱼装:


滚蛋,我不在家!


 


不想翻身的咸鱼:


羊羹,不要我就送给你阿爸了。


 


扒了那套咸鱼装:


回来!!


 


累白了头:


敢情我是垃圾桶啊! 




>>>>


PS:不行了,越写越没动力,我好像比较适合写虐文_(:зゝ∠)_


lofter老是不显示图片,很糟心

评论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