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利尔

转载文章,长篇转载第一章,想看请戳原po主,侵权的话请戳我,我会删除( ・ㅂ・)و ̑̑没毛病
酒茨
安雷
all叶

【酒茨】身不由己(一)(已修改)

长篇୧(๑•̀ㅁ•́๑)૭✧
泪点低还看虐文的我简直眼睛要哭瞎了(╥╯﹏╰╥)ง

轻chu小九尾-一夜酒茨浪:

手游paro,先开的短头,后边剧情完全没想好,所以关于式神被召唤之前的事情有BUG别介意,这只是我对于前几天的小心心衍生出的报社行为(?)

也许整篇茨木都是性格软的毛团一只,OOC,文风逗比但是甜是虐看你们怎么定义,结局不定。

想同时开多个坑你们会不会想打我?

PS:我只有一个吞吞,文中的三个吞吞一个茨球是我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_(:зゝ∠)_

正文:

神乐的寮说欧不欧,说非也不非。

手下一大片N卡R卡SR卡,三张式神绘卷几乎全都被点亮,但要是问她SSR的话,她也就只有酒吞了。

还是两个酒吞。

没错,她只有两个SSR,全是酒吞。

大酒吞已经被她觉醒,六星满级还换上了商城里买的衣服,眉宇间全是六星式神的傲慢冷漠。

刚刚五星的二酒吞也被她觉醒了,但是神乐为了区分大酒吞和二酒吞,愣是不给二酒吞新衣服,白发黑皮胸前一束光,硬生生地抢了群众目光。

为了区分这两个酒吞,神乐还恶趣味地给他们取了“大娃”和“二娃”的称号。

两个酒吞也懒得去管,一心全扑在红叶身上。

这两个酒吞估摸是顺着红叶的气息跟过来的,一出来就问神乐红叶在哪,问完之后就背起葫芦头也不回地去庭院找红叶。

然而对于这两个酒吞,红叶确实一个也没搭理,为了寮内的和平才忍着没甩给那两个大佬一曲死亡之舞的冲动。

每当神乐看到两个酒吞围着红叶饮酒闲聊的时候,她就咬牙切齿,恨不得手里抓着一大把蓝符冲进召唤阵屋,一遍又一遍地写着“茨木”两个字。

她最想要的SSR,就是茨木。

奈何每回出来的都是R卡,出来的SSR也只有院子里的那两个醉汉。

为了召唤出心目中的小天使,神乐甚至还冒着生命危险偷偷拔了几根酒吞的白毛,混着蓝符一起丢进了召唤阵。

但是每次出来的都是托着水球的河童。

呵呵。

酒吞你的毛居然还召唤不出小天使,要你们何用!

神乐不放弃,看着手里刚得到的一张蓝符,掏出刚被她偷偷醮了一点神酒的两根白发,放在蓝符上面然后揉成一团,心里默念“茨木小天使快出来收了那两只醉佬”,接着一甩手,把那只塞着两根白毛的蓝符丢进了召唤阵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看着召唤阵发出的淡光,神乐心如死灰。

果然留着酒吞也没法招来小天使,放着占位置,留着浪费粮食,还是把他们当狗粮喂了算了。

这般想着的神乐提起小纸伞,转身就准备把那两只不被她抱有任何希望的酒吞当成经验,喂给唯一快升到五星的SR式神,姑姑。

然而就在她一转身的时候。

身后的召唤阵爆出金光。

稚嫩的声音随之响起。

“这果然是吾友的头发!我抓到吾友的头发了!吾友在哪里?我要见吾友!”

一字一句戳心窝!

卧槽,小天使??

神乐立马回过头,果然看到一头凌乱白毛,身着小盔甲,右脚戴着一串小铃铛,左边的小爪子攥着两根湿漉漉的白毛,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金色的眼里溢满了碎光。

果然是!

“我终于,召唤出了,小天使啦!!!”

整个寮里都回响着神乐癫狂的笑声。

>>> 

今天茨木毛团跟往常一样,蹲在召唤阵旁边看着一个个被丢进来的蓝符。

“大天狗快出来!”

“大江山二把子,QQ扭力自由!”

“请给我一拳超人吧!爸爸!”

“我要咸鱼我要咸鱼!”

“茨木木小天使快过来,阿爸这里有吞吞哟!”

“我只要漂亮的灯姐,我只要漂亮的小姐姐!!”

……

“……”

大天狗不在这里。

QQ扭力自由是什么意思?

一拳超人是什么玩意?

这里没有咸鱼!只有茨木和小鲤鱼!

别骗我了,你的符上根本没有吾友的气息!

漂亮的小姐姐没有,只有又帅又可爱只有挚友才能打败的茨木!

茨木毛团抓起身旁早已被捆成烟花炮的玩具小兵俑,一股脑地丢进了召唤阵里,看着光芒黯淡下来的召唤阵,茨木耷拉着毛茸茸的脑袋。

自从跟挚友分散灵魂之后,他就再也没看见挚友了。

明明约好了要一起并肩作战的。

当年和挚友约好就算到了人界也会“大江山的扛把子带着大江山的二把子一起横扫战场”,结果把灵魂散成一只只弱小的小毛团后,就被莫名其妙地关进小黑屋一样,身边挤满了一大堆妖怪,就跟摆在摊上等着被挑选的大白菜一样。

当时茨木毛团还站起来扒拉了好久都没找到挚友,心想可能被关进其他小黑屋了,或许每个小黑屋只有一个SSR妖怪,他在小黑屋里转了一圈都没遇上熟人。

他垂头丧气地蹲在地上,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中央的召唤阵。

他要找到挚友,然后跟挚友一起打架,但是在那之前他要看清楚哪张蓝符有挚友的气息。

由于每张蓝符出来后一定要有一个妖怪下去,于是茨木毛团凭借小爪子上的小球球,逮了一大堆R级妖怪捆成一扎,只要看到没有挚友气息的蓝符就丢进去。

身旁的SR妖怪他没去绑,反正有一大堆R妖怪供他丢。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身边的R级妖怪已经被他丢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一扎玩具小兵俑和几尾小鲤鱼没丢完。

他有些难过,感觉可能永远也没办法和挚友并肩作战了。

今天他还是闷闷不乐地丢着身边的一扎“烟花炮”,身边的SR级妖怪已经走光了,小黑屋里就只剩下他一个SSR鹤立鸡群,然而你这鸡群也只剩下五六只鸡仔了。

“吾友,你再不过来我就要被别人拐走了。”

茨木毛团蜷缩在召唤阵旁边,盯着召唤阵出神。

就在这时,一张蓝符蹦了出来。

“嗯?”茨木毛团猛地抬头,“吾友的味道!!”

茨木爬起来仔细观察着那张蓝符,发现那张被揉得皱巴巴的蓝符上竟然粘着两根白发。

茨木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把头发夹进蓝符里。

“白发?”茨木毛团歪了歪脑袋,努力嗅了嗅,“……虽然是白发,但是上面有吾友的味道,肯定是吾友在召唤我!吾友我来了!!”

说着,迈出了两条小短腿,用力一跳,伸出他的小爪子一把将那张蓝符紧紧抓在手里。

金光大涨。

“这果然是吾友的头发!我抓到吾友的头发了!吾友在哪里?我要见吾友!”


评论

热度(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