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利尔

转载文章,长篇转载第一章,想看请戳原po主,侵权的话请戳我,我会删除( ・ㅂ・)و ̑̑没毛病
酒茨
安雷
all叶

【酒茨】情字伤鬼(虐+HE)(上)

又看虐文的我要死了(╥﹏╥)

轻chu小九尾-一夜酒茨浪:

女体+误会+失忆梗,虐+HE,我不知道又没有人写这个梗,而且有些脑洞是从微博上得来的,所以如果跟一些文雷同,纯属巧合哈哈哈。


本来在写佐鸣的,欠了那么多文还要准备考试的我硬是过来写酒茨,我不会被人套麻袋的对吧对吧?


会有晴博晴,但是不是这章。


一切bug都是为了剧情发展!!脑洞都有BUG,我懒得补,毕竟我觉得有BUG的脑洞更耐人寻味,太过有逻辑会让人看得很累。


注意,OOC!OOC!!


此文与大家看的那些鬼怪故事可能会有出入!渡边纲这个人我在最后会拖出来溜达溜达!


百度里找到日本古代女人身份高的出门会带市女笠,这里我就拿市女笠遮茨木的脸,别问我为什么要遮脸,剧情需要!(本来还想借姑姑的斗笠一用的说)


遇到日本古代常识bug点出就好,别戳我,我是常识白痴,无论中外ORZ


有错别字别打我,我懒得捉虫。


我只想了大致内容,具体没仔细想!


感觉茨木跳舞写得我快死,一点古风韵味都没有,后面回归正常风,我果然还是比较适合写现代文……


不知道有没有肉,如果抽中酒吞茨木,开番外肉,没有我就不写(非洲人你傲娇个屁啊!)


所以,酒茨快到碗里啪啊!!!


一只连SSR的屁股都没摸到的非洲人咆哮:不是说好产量会变欧洲人吗!!!


 


正文:


酒吞是在九月份的时候跟他心中的女子相遇的,那个时候他刚从一个人类村子喝完酒,踏着踉踉跄跄的步伐,来到一个恍若燃烧着红色火焰的枫叶林。


醉酒的他不知不觉走入了枫林深处,当他抬头的时候,妖娆美艳的身姿便印入他那迷蒙的视线内,从此便是融入灵魂,刻入骨髓,让他挥之不去,迷恋痴狂,却甘愿沉沦。


用他最为不屑的人类语言说,就是一见钟情。


红色的枫树摇曳,如漫山的火焰一般,肆意而热情地向世间展现自己的身姿。


落英缤纷,一片片枫叶随着秋风飞舞满天,像一簇簇火团一般,飘旋而落。


那耀眼夺目的枫树下,女子头戴市女笠,轻薄的垂绢微阖,只露出嫣红饱满的绛唇。


女子舞动的身姿和轻拂的微风挽着纱绢,轻盈地在空中跳跃摇摆,忽而一个抬腕振袖旋转,轻纱扬起,如盛开的白花,飘落的红枫轻点,顺着洁白柔荑婉转而落,带着妖冶的红,摄人心魂。


纱下,那张含笑的娇脸时隐时现,惹人心痒难耐。


鲜红的和服包裹着足以让世间男子沦陷的妖娆身躯,宽大的衣领敞开,露出了她那纤细的秀颈和莹白圆润的双肩,胸前大片光滑细腻的肌肤让人恨不得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痕迹。


柔弱无骨的身姿在红枫中旋转,玉袖生风,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垂眸掩唇,扭身旋转,玉臂轻抬,莲步轻移,系着铃铛的赤裸玉足在落满红焰的大地上,伴着清脆的铃铛声,衣袂翩跹,婆娑起舞。


宛若即将飞升的仙子,在这污浊的尘世间留下舞下最后一丝留恋。


整片张狂的枫叶林都成了她的陪衬。


即便没有看见女子的真容,单看那精致小巧的红唇,层层华服下的冰肌玉骨和那倾国舞姿,便能在脑海中勾勒出女子的美好。


昏沉的脑袋猛然清醒过来。


明明周围安静的只剩下铃铛晃动,枫叶飘落的声音,酒吞却感觉自己耳畔回响着巨大的响声。


“扑通”


“扑通”


“扑通”


是他心脏跳动的声音。


他从来没发现自己的心脏会发出如此大的声音,也从未跳得如此之快,就好像那女子不是在枫叶林里振袖起舞,而是在他心头间上。


女子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心。


酒吞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鬼,身为鬼王,无论是多么美艳的女人,女妖,还是女鬼,他都见过,对床笫之欢更是了若指掌。


光是鬼王这个身份,便能让那些女人趋之若鹜,妖怪都是随性的人,他也乐得其所,但每次发泄完后就拂袖离去,不做留恋。


他从来都不像这般,目光一直停留在那名女子身上,感觉世界好像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一般,眼里心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他想,他是一见钟情了。


他站在一颗枫树后面,静静地看着被枫叶围绕的她。


她美好得让他不忍打断她的舞蹈。


漫天枫叶,女子翩然起舞,赤足的铃铛在吟唱,一名男子站在她身后的枫树下,凝望着那抹柔美的身姿,目光褪去了凶残的外衣,只剩一片痴心的柔情。


时间就这样流逝,直到一阵风掀起大片的枫叶,酒吞却是下意识闭眼,没有用妖力驱散扑面而来的枫叶。


清脆的铃声戛然而止,他心头一紧,慌忙睁开双眼,却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让他几乎快要以为刚刚只是他醉酒后的一场梦。


惘然若失。


枫叶依旧在空中飞舞,只是让他迷恋的女子却已不在。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无论天涯海角。


比枫叶还要艳丽迷人的女人。


另一处,一名女子快步行走在树林间,宽大的振袖拂过一簇簇怒放的野花,裙角沾着点点的水渍,却无法停下女子的步伐。


她在树林里越走越深,直到她来到一处隐秘的地方,她停了下来。


抬起那双纤细的手,轻轻将市女笠下的垂绢掀开,露出她那张妩媚至极的脸,墨色的长发柔顺地垂在两侧,不施粉黛的面容比京都最为妖艳的艺妓花魁还要美丽。


她就像蚀骨的毒,温柔地走入你的心,让你为她痴狂,为她奉献你的一切。


这是陷阱。


但是你毫不犹豫地跳下去了。


因为你,甘之如饴。


女子掩唇轻笑,在你来不及感叹她的美丽时,一股暗紫色的鬼焰蓦然将她包裹住,艳丽的和服慢慢地被腐蚀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华丽的战袍。


黑色的羽织,外罩猩红色的战甲,双肩各雕有一个面目狰狞的独角恶鬼,暗紫色的行灯袴上绣有华丽的花纹,双足赤裸,右脚腕上戴着一串铃铛。


娇美柔软的身躯渐渐长高,双肩变宽,丰满的胸部也逐渐变得平坦,墨色的秀发褪下温顺的黑,那张美丽的脸蛋同时也浮现出诡异的红。


阴冷的鬼气在她身上凝聚片刻便蔓延开来,露出来的身影不再是刚刚那个美艳动人的女人,而是一个男人,或者说,是一个男鬼。


银白的长发张狂地飘扬着,俊美的脸上带着赤红色的鳞片,右额角上有一只巨大的红色鬼角,另一只却是断了一截。


一双金色的瞳仁映在一片深沉的黑色中,就像夜空中最明亮的行星,散发着璀璨的金华。


修长的双手长着尖锐的指甲,那对手就能轻易地将一个人的心脏挖去,全身遍布鬼道符文,衬着他那比一般男鬼的苍白还要带上一点人类血色的皮肤,诡异却又意外地让人着迷。


俊美的脸上带着恣意的笑容,意气风发,没有一般恶鬼的怨恨和残暴。


他是一只不完整的鬼,他是从人类变成的鬼,但是化出来的鬼相却很不完整,不仅外表残缺,而且性格也还没有脱离人类的范畴。


不过有一点让他很满意,那就是他很强,他喜欢挑战强者。


他既然要赢一个人,那就势必要赢过那个人的所有方面。


前几天刚打赢一直三尾狐,结果被她说自己在诱惑男人方面比她差,气得他跑到没人的枫树林,专心修炼如何能够变成女人然后完美地诱惑男人。


一开始,变成女人的他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身体到位了,但是动作却保持着男体的习惯,面部紧绷,走路外八脚,大步跨,双手握拳,气势昂扬,虎虎生风,完全是一副要跟人干架的女流氓。


茨木刚开始跑去勾引人类男子的时候,还没靠近就把那名男子吓得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


后来他又偷偷跑去花街观察那些花魁,暗自记下来,言行,举止,音喉,舞蹈。


既然要赢,那就得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在那个时代,一个男鬼变成女人还要学女人的行为举止本就很困难很诡异,且不说多年以来养成的粗糙习惯很难改变,强压住自尊心把自己变成女人这种行为就已经是一种疯狂的举动。


但是茨木不一样,跟尊严比起来,力量胜过一切。


茨木每次偷师回来,就会去无人的枫叶林练习,现在他已经完全能用女体表现出自己的特色。


不去学那些花魁刻意的勾引,那些手段让茨木极为唾弃,他仅凭自己琢磨出来的方式来吸引男子的视线。


当然,舞蹈是必定要学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酒吞会遇到一名绝色女子在枫叶林舞袖的原因。


后来,茨木成功凭借勾引过来的男人使三尾折服。


后来,茨木再也没有去那座枫叶林。


他也不知道,他将来所追随仰慕的大人每天都来枫叶林饮酒,期待着那名女子的再次出现。


后来,茨木遇上了酒吞,崇拜力量的茨木开始追随酒吞,并逐渐为酒吞的强大而产生一种不为人知的情感。


然而,茨木一直不知道酒吞来红枫林的原因,直到一位名唤红叶的女子出现在枫叶林。


茨木跟酒吞很少吵架,就连切磋也只是点到为止,直到酒吞因为茨木插手红叶的事而将茨木打得半死。


酒吞永远也不知道。


茨木在他走后,终于收起为了酒吞而挂起的笑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地上,直到天亮。


情字。


是最为被妖鬼所不齿,却也是最能让他们疯狂,甘愿放下一身修行,投身死亡地狱的东西。


情字,伤人,伤妖,也注定伤鬼。

评论

热度(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