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利尔

转载文章,长篇转载第一章,想看请戳原po主,侵权的话请戳我,我会删除( ・ㅂ・)و ̑̑没毛病
酒茨
安雷
all叶

【all叶】不良少年▪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慕瑾:


01


在来到这个班级之前,叶修就已经知悉自己即将面对什么样的学生。


“这个班太难搞了……”前班主任皱着眉收拾办公桌,为即将接任他的叶修腾一张干净的桌子来,一边动作一边还要絮絮叨叨,“表面上看起来已经都不是好对付的学生了,背后还有更加意想不到的……”


叶修的父亲是这位中年男子的好友,得知好友被一群小兔崽子折磨到英年早秃后赶紧把刚从师范大学毕业没多久的他扔过来接替。


卖子装逼。


叶修无语地点起一根烟,随后想起作为一个老师这种行为显然有伤风化,遂按灭,专心听前班主任的唠叨。




02


在踏进这间被誉为集结了R中所有不良少年的班级的一瞬间,叶修就警觉地发现了什么异样。


“欸你谁啊,走错班了吧?”一个黄毛注意到了在教室门口沉默站立的他,笑嘻嘻地凑过来询问道,“以前没见过你啊,你几班的,转学生吗。哎呦喂,不穿校服,酷啊哥们,你就是直奔我们班来的吧?”


黄毛表情有些欣喜,手一把搭上叶修的肩膀,山水不露地施力,颇有些强迫叶修进这个班的意味。


“同学,”叶修怜悯地低头看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少年,“我是老师。”


少年笑容一僵,但却没有识趣地收回爪子,变本加厉地凑上来打听:“这不成啊,我以前都没见过你呢,你新来的?教几班?我们班吗?”


叶修发现这个少年的话似乎不是一般的多,任他问下去可能会被问候祖宗十八代,于是叶修抓住少年的手腕,将它悬在半空,看它随着主人的意志而握紧成拳而后又不甘地松开。


“我是高二9班的新班主任。”叶修淡淡地说,“也就是你的新班主任。有什么想要了解的等一下上课可以举手发问。”


少年闻言表情悄然变了。原先就像沾染着阳光的朝气笑容变得阴冷又嘲讽,他的话量也马上减少了,显然是收起了所有的伪装,语气冷淡:“好,欢迎新老师。”


“是班主任。”叶修纠正,“记住了没啊,黄少天同学。”


黄少天终于愣了愣,而后笑容放大,被叶修抓着了手腕的手一翻,掌心向上,两边四指对称收起,亮出了一个明晃晃的中指。


“记住了记住了,叶老师嘛。”





03


那异样感没有随着这些分明早已打听到他身份的学生脱下装乖面具而消失,反而随着他一步步走进班里而变得越来越强烈。


他走上讲台时第一节课的预备铃正敲响,台下的学生们却没有几个拿出书本,托腮好奇地打量他的倒是有不少。


叶修也不恼,扯了张凳子坐下,学着学生的模样托着腮打量他们。


被反过来盯着的学生中有一部分很是明显地愣了愣,一眼可以看出阅历尚浅,属于面对不曾遇到过的老师品种就会慌张的可爱类型。


叶修认真地盯着那些表情有较大变化的学生,随后将他们的脸庞与自己心中的那份名单相核对,发现这些学生果然都出于名单的最下方,被划到“靠嘴炮可以唤醒的中二少年”的范围里。


自然也有神态自若的学生,例如刚刚率先来试探他的黄少天,此时表情兴奋地对着同桌说话,一张嘴张张合合叭叭叭说个没完,同桌是个看起来温润的男生,直面黄少天的噪音却能笑得温柔,淡然地举着一本《得了中耳炎后必须做的一百件事》看着。


“喻文州同学,”叶修眯了眯眼睛,一手掏出了打火机,一手拿出了蜡烛,眼看就要点燃,“敬你的耳朵。”


班里的人马上朝喻文州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喻文州脸上满是苦笑,而他身边的黄少天还疑惑地左顾右盼,不停地问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给喻文州点蜡。


“你辛苦了。”叶修叹了口气,收回了蜡烛,一面把玩着打火机,一面漫不经心地下达了作为班主任的第一个指令,“那么以后9班的班长就由你来担任吧。”


喻文州闻言眼神一凛,随即又软化,恢复原本的温和,婉言谢绝:“老师,我这个学期刚从美术班转来九班,何况我仍然是美术生,我们班却是文科班……于情于理都不适合吧。”


“别乱说,对自己有点自信。”叶修说,“美术生里最有天赋却最贫穷的学生,收到过不少冷箭吧。”


他的声音没什么起伏,仿佛在说什么轻松的话题,可在场所有人都寒毛竖起,喻文州的事他们大概知道一些,只皮毛的一点都足够让他们觉得人心险恶,但这个老师居然这样光明正大地摊开来,这不是剖开伤口在阳光下曝晒一样凌迟般的残忍吗。


喻文州直视着他,没什么表情,也不回应什么。


“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讨到了某个大小姐的欢喜,被那位的追求者堵在小巷里打……”叶修皱眉,“电视剧都不敢这样拍。”


喻文州分了点余光在自己的手臂上,那里还有青紫的淤迹。那些人是照着他的手臂动手的,学美术最基本条件的其实只有两样,一是不是色盲,二是有一双手。而那些年纪与他相仿的却享受着最好的生活待遇的少年仅仅是因为嫉妒,就脱下了伪装的乖巧面具,企图毁掉他的未来。


“所以你知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选你当班长了吧。”叶修问道。


喻文州笑:“因为我百炼成钢了?”


“当然不是,”叶修说,“是你的报复手段很精彩。在市美术大赛前明知那几个孩子一直尾随着你,你还假装很小心地将自己的参赛作之一摆放一个其实并不难找的位置,在他们企图偷窃你整整一个月的心血时带着美协的评委和黄少天还有他的一班兄弟一起过来把他们抓个正着……搞艺术的人不要太看重对作品的保护,那几个人已经上了各大美术学院的黑名单了吧?”


喻文州笑而不语。


“哦对了,”叶修又看了眼黄少天,“听说有一两个人的手伤得挺重的啊,怎么,打得爽吧。”


喻文州笑着说:“我可没动手。”


叶修点了点头:“非常聪明。”语罢继续盯着黄少天,眼神好像看到了什么珍贵的事物,语气期待,“少天同学管【隔开】制刀【隔开】具玩得挺溜的吧?”


黄少天谦虚:“一般一般,就送了几十个进医院而已。”


“那以后你就是卫生委员了,毕竟钢管和扫把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区别嘛。”叶修轻轻巧巧地说。


“我靠,这他妈哪里有相似之处了!”黄少天炸毛。


叶修拍桌:“说脏话,德育分扣两分。”


说完之后才想起这个班根本没有人计分,为了不累到自己,他随手点了个女生,说:“以后你就是纪律委员,先给黄少天扣两分。”


发尾微卷带着显然是挑染过的酒红色,制服的扣子只扣到第二颗,看起来就颇为桀骜的女生挑了挑眉,疑惑道:“我?”


“大姐大楚云秀嘛,”叶修语气自然,“我跟你的烟是老熟人了。”


楚云秀一愣,随即盯着自己桌子上的芙蓉王,又看看叶修,顿时了然:“烟友烟友!”


叶修点了点头,掏出一包软中华,淡定地抽出一根把玩,烟支上喷了数字,楚云秀不太能看清,但是认出来开头是3字号,属于五星级烟店才几个月开一次的一条六百多的那种烟。


楚云秀:“……”烟你个无耻的资本家友。


叶修无视楚云秀仇视的眼神,把烟收回了烟盒里,手指敲着桌子:“不过你成绩不咋样啊,下午留下我给你开小灶,打架就翘了吧。”


楚云秀先是唾弃:“我才不要。”随后反应过来,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下午打架?”


“略,”年轻又白嫩的老师吐了吐舌头,看起来可爱又调皮,仿佛根本就是和他们一样的高中生,“你们可以调查我我也可以调查你们,老师也是要用八卦填充生活的。”


这种鬼话没什么人信,楚云秀要打架的事班内有半数人知道,指不定是哪个人告了密。


这些让所有老师头疼不已的不良少年敏感得像野兽,班内的气氛慢慢冷了下来,少年少女们互相审视。


“其实我在准备进班时我就觉得气氛有点怪异了。”在这个时候,叶修突然开口说。


学生们冷眼看着他,似乎已经明了他要说什么。


原以为这个老师有什么不同,没想到现在还是和以前那些老古董一样想要指出他们的错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指点他们改正。


叶修表情很是苦恼:“我忘记带教学书了。”


说完还满脸悲戚地拿起一根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三个个歪歪扭扭的字母——“QAQ”。


大家沉默,发现这个新老师似乎真的有些不太一样。


叶修为自己的不负责反省了三秒,随后起身,踱步到一个长相英俊但看起来很是腼腆的少年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同学,能不能陪我去搬一下书?”


“……啊?”少年抬起头,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就蝶翼一般扑闪了两下,“好……”他起身,乖乖地跟着叶修,“走吧。”


叶修发自内心地感慨:“真乖,本班清流。”


少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像完全没有听到班上其他人的窃窃私语一样。


“看看,又一个被周泽楷的外表骗了的可怜虫……”


“真的乖的人这么可能在这个班?”


“这个老师等一下有够受的了。”





04


叶修把一叠书放到了周泽楷的手上,而后自己也抱起了一沓,带着周泽楷走出办公室。


“小周力气挺大的嘛。”叶修夸道。


周泽楷笑了笑,说:“还好。”


“很不错的孩子,我很欣赏你。”叶修赞赏。


周泽楷又是笑了笑,眼见已经要走到班门口,他提了个问题:“老师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个班吗?”


“嗯?”叶修一只脚刚踏进班里,闻言回头一看,却见刚刚还乖乖巧巧的学生突然松开了手,任由那一叠书本掉落在地,而他则踩着书本走上前,眼眉平淡,但捏着叶修下巴的那只手却下足力道。


班里传来女生的惊呼和男生的笑声。


周泽楷将一只腿卡进叶修的双腿间,捏着叶修的下巴强迫他的鼻尖轻轻碰着他自己的鼻尖,呼吸交缠就像恋人间的亲昵。


热气撒在叶修的嘴唇上,周泽楷磁性又清冷的嗓音说着冷漠的警告:


“老师,要小心了。”






🌸🌸🌸


出门吃饭了,大概没有后续,这篇狗里狗气的(。

评论

热度(13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