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利尔

转载文章,长篇转载第一章,想看请戳原po主,侵权的话请戳我,我会删除( ・ㅂ・)و ̑̑没毛病
酒茨
安雷
all叶

【翔叶】「包我!」 (1)

强推😍😍😍😍😍😍

古幸:

◆ 大家晚上好。对,看到标号就知道我自暴自弃了,回归4K党,这样我还能多贴几次混更呢。(你

◆ 警告:包养梗,在这个设定下你们可以知道这篇OOC有多严重,阅读注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孙翔在拐角的阴影里深吸了一口气,可心脏还是不听话地咚咚咚跳个不停。他偷偷把头探出去看了看,那个男人还在衣香鬓影中应酬着,看起来短时间还没有离开人群的意思。这给了他点时间冷静──或说犹豫究竟要不要做这件事。


  「Waiter,」有人对他叫道,年轻的服务员打了个激灵,好像觉得被撞破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般通红了一张俊脸,急匆匆地端着托盘往那人走去了。


  离宴会结束还有很久,大概、大概还有一点时间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做点心理建设……


 


  说起来并没什么新鲜,当然就常见的梗来说的话,这甚至能称得上俗烂。简要来说,一如所有的包养梗金主梗一样,孙翔现在突然急须一笔钱,很大很大的一笔钱。


  孙翔需要钱的理由和这件事情本身一样毫无新意,若往常他听见这种事情或许还会不屑地撇嘴,嘲笑这世上哪真有走头无路到需要把自己的身体和自尊一起卖掉的危机,顶多就是多打几份工、忙一点,别想吃什么好的存一存总会有的。可是就在和他相依为命的姥姥倒下的那时候,这个年轻人才真正理解到,世界上的确有很多事情不是你以为不会发生就不会发生的。


  原本关系就不怎么亲密的亲戚们在姥姥出事之后就避而不见,尚有往来的那些借的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这些钱和保险费与原本的存款加起来,大概也堪足以支付昂贵的住院费,但手术那可是想都不用想的,更别说是术后护理了。可问题就是,这个手术是必要的。


  医生说得专业,孙翔听得云里雾里。最终总结来说就是动手术迫在眉睫,而且这手术并不便宜。


  为此孙翔跑遍了他知道的所有银行,但他们在他提不出任何资产证明之后都拒绝借贷如此大笔的款项给一个尚在上学、没有收入的穷学生。虽然在当中仍有人同情这年纪轻轻就背负了重担的小伙,但所能提供借贷的最高金额也就只是那样。最终孙翔只能一咬牙,毅然地一脚踩入了这个深坑。


  包养,怎么听都像在狗血连续剧和无聊小说里会出现的恶俗情节,当真正发生在他身上时,他竟只能感受到如香港古老三级片里那种荒谬的喜感。


  孙翔一向不是个爱在胡同里打转的人。在确认了自己的目标之后,这个年轻人便抛开了其他所有念头,近似于逃避地把所有的心力投入他的计划之中(当然这个所谓的「计划」也不过是找一个人大喊「包我!」的简单粗暴)。他自己算了算,丢掉自尊换姥姥的命,还是划算。


  可这自尊偏不是想丢就能丢,在微●上的网友可以先为他吟一首现代诗。


  首先/你/要/有/一个/男/啊呸、/金主。


  孙翔不知道会包一个男人养着的女人和有兴趣包一个男人的男人到底孰多孰少,可说实话,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里,他还真找不到那么一个对他有兴趣,或说长期有兴趣的女人。


  在孙翔在这间酒店当侍应生的这段期间里,这个长相周正、身高腿长的帅小伙当然不只一次地被塞过名片或纸条,甚至是经过借着一个轻拍就把房卡塞进他口袋的都有。孙翔从来没应过她们,那些名片和纸条都分分进了废纸篓,房卡也好好地递回了前台。可直到急需找一个人的现在,孙翔才因为过往的「不珍惜」而感受到一股甚至称得上荒谬的懊悔,虽然她们大多或许都只是想要一段露水姻缘,或谈场青涩甜蜜的恋爱,但当中总能筛到那么一两个有兴趣长期包他的吧?他现在可是一丁点人选都没有。


  可他偏偏把它们全给丢了!


  孙翔虽然是捶心肝的悔,但在时间紧逼之下,年轻人没办法,只好一咬牙把目光转往了男人。男人爱好同性的传闻总比想包男人的富婆传得更快更广,也更常被提及,没过多久,孙翔就打听到了一个有断袖癖好的有钱男人,也恰好那人不像他想像中那样肥头大耳的猥琐恶心,甚至称得上一表人才,说干就干的耿直小伙便直接干脆地敲定了人选。


  抬头看看这篇文章的CP前缀,或是低头看看tag,大家应该能很明确的知道孙翔这小伙锁定了谁。可若是脱离了这种隔着次元的观察,和孙翔位处于同一个平行空间的人们听见他这个雄心壮志,有很大的可能会噗地笑出声,然后意味深长地拍拍他的肩,对他说上一句:『小伙很有志气嘛?』


  孙翔挑的,是白手起家的传奇,叶修。


 


  孙翔在花园里再次碰上了那个男人。那时候孙翔拿着一份某位女士指定的餐点,在送餐的途中正巧看见他的目标正自己一个人坐在花园的长椅上,一双长腿放松地叠在一块儿,手里正摇着杯红酒。


  孙翔鬼鬼祟祟地往四周瞄了瞄,在确认了四周最近的无关人士是在花园另一端卿卿我我的一对情侣(就衣服判断他要送餐的那位女士现在应该很忙)后,发现现在这状况的确机不可失,便当机立断地丢开了那一大堆犹豫和无可名状的憋屈,气势汹汹地走到了那个男人面前。


  「我──你、你约不约!要不要……包我!」腰细腿长脸正的年轻人红着脸吼道,原本正悠闲地晃着酒杯的男人被吓了一跳,失手洒了一些酒出来,暗红色的污迹在他铁灰色的西装上发散出一股甜甜的葡萄气味。


  看起来一副菁英样的男人一脸懵逼:「……哈?」


  「抱歉,我──呃嗯,就是这个意思!你有没有兴趣包养我!」孙翔强迫自己再把他的意思说得更清楚了点,毕竟现在可不是什么在意面子和羞耻心的时候了。在他做下决定的那一刻起,他就很明确地知道这些东西在他要做的这件事中毫无意义,想要取得这个机会,坦率是唯一的出路。


  而这显然让他变得很可爱。坐在长椅上的男人已经收起了那点惊诧,反而用着甚至称得上充满趣味的表情看着他(虽然那眼神总让孙翔感到有些不爽)。孙翔在说完话的瞬间有点懊悔自己口气不够和软,可话也出口了他也不能改变什么。所以他只能紧盯着男人的表情,就怕对方为此露出任何一点不耐和反感。不过幸好,目前的状况看起来还算不错。


  其实在那个刹那孙翔是觉得天要亡他的,第一次见面就让(准)金主洒了一身酒,这还好不好了,金主还要不要了?说不定连工作都要丢了。


  不过幸好这个金主(虽然还不是他的)脾气看起来还算不错,并没有因此勃然大怒,只用着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他,在孙翔惴惴不安之下终于开口对他说了第一句话。


  「……所以,」那个男人抬手指了指孙翔手上的托盘,「你这是要我包你的讨好?」


  ……啊?


  孙翔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上的那盘沙拉,急忙摇了摇头,「──不是,这是那边那位小姐要求的,说最近减肥期……」


  孙翔和(准)金主先生一齐转头看了眼那对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似乎要进一步在现场探索生命起源的情侣,然后速度飞快地把头转了回来。


  「……咳,我觉得她现在可能不太需要,你考虑考虑我的提议,我……我带你去换个衣服?」


  孙翔在把手上那份餐点随手塞给一个经过的同事后,回头绷着脸领着一身暗红污渍的男人去了后勤的休息室。在现在的这个时间点,所有的服务人员都在外头忙着,小小的休息室里面并没有人。


  孙翔让那男人在椅子上坐下,然后到自己的柜子里掏出了穿来的便服,在回头要把衣物递给对方的时候正巧又撞上了男人那种饶有兴趣的目光。


  「你……换上吧,抱歉。」


  孙翔原本就有些红的脸又更红了些,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恼的。他在把东西塞给了对方,背过身待男人穿戴的时候心里悄悄地想:虽然让人有点不爽,但这是……有兴趣的意思吧?


  孙翔的拳头在身侧收了又放。他的心里生出了一股有望成功的喜悦,却不知为何地隐约夹杂著希望对方不要答应的期盼,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的发展是什么。


  「好了,这位……」男人在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之后开口说道,「我好了。我们或许能来谈一谈你的……诉求?」


  孙翔的眼睛一亮,屁颠颠地凑过去说待遇去了。这马到成功啊!


  嗯,然后白手起家的传奇叶总在小年轻孙翔没注意到的地方忍不住笑了出来:追金主追到让人把衣服给弄脏了,还带金主到后勤休息室换上自己的衣服,这活儿可太不熟练了。


 


  当晚孙翔就和那个男人回了家,孙翔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即刻上任,就连应征上班都没这么快。


  那个男人比他要矮上了半个头,孙翔在站在对方身后的时候悄悄丈量了一下他略显单薄的肩膀,又侧头瞟了眼走廊窗户上自己的倒影,突然觉得有股安全感不知为何地在心中油然而生。


  「傻愣着做什么,进来。」男人在开了锁之后回头瞟了他一眼,孙翔的T-shirt和有些过长的牛仔裤穿在他身上搭着皮鞋显得有点不伦不类,可男人就像毫无所觉般在一串不明的目光下和宴会主人告别,提前离了场,还顺便拎走了原本应该到宴会结束清完会场才能下班的小服务员孙翔。


  孙翔有些局促不安地跟在他身后进了屋。屋里要脱鞋,木制的地板上光可鉴人,可偏偏玄关的鞋架塞得乱七八糟,旁边的衣帽架上凌乱地挂了好几件外套,甚至孙翔似乎看见了一件女性风衣。


  客厅中的茶几被随手搁置着几本商业周刊和毫不搭嘎的八卦杂志,在旁边的大沙发上披着一条带着粉色点点的毯子,和一双很明显属于女人的粉色毛袜。


  男人领着他参观了整个公寓的格局,房子里的装饰和摆设处处有女性的影子,那些或温馨或可爱的小东西可不像独身男人会有的品味。孙翔因为自己的发现而皱了皱眉,有点不满自己先前竟然没有查清楚对方是否有女友(这有点太超出他的道德底线了)──当然,就他竟然这么容易地就带了他回家来说,也有可能是包的小情儿。叶总如果是双,想要来个齐人之福3P他这个纯洁的小伙可玩不来,第一次那啥就来个三人行,这口味对他有些太重了点儿。


  孙翔原本开口就想对男人说出这件事,可是又在一瞬间想起了自己的身分和需求,便面色难看地闭了嘴,对这个原本因为年轻有为脾气不错而观感挺好的总裁印象直直下落。


  斯文败类,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女人了还来包小年轻这不是渣男是什么!


  虽然如此,孙翔还是没有说什么。他知道他当下的表情大概挺糟糕,但这向来过分耿直的年轻人光是控制自己想说话的嘴就挺困难,脸上实在不太能兼顾,幸而那个男人并不常回头看他。


  最后男人带着孙翔到卧房进了浴室,虽然孙翔在下了这个决定之后就对这件事的到来有点心理准备,可不免还是有些抗拒和想逃的欲望──特别是在看见浴室里那些瓶瓶罐罐粉嫩嫩的女性清洁用品、和晾晒的一件小睡裙之后,前者的感受一下窜到爆表。


  「啊,抱歉,忘了收了。」那个男人若无其事地拿下了那件睡裙,非常随意地在手里把它叠了叠。


  我靠,如果不是个渣男就是个变态啊!太他妈失算了!现在逃还来得及吗!


  孙翔懊恼得简直想抠墙,却在想到姥姥之后奇异地冷静了下来,只是觉得更憋屈了些。他憋着气朝那个男人开口:「……叶先生。」


  拿着睡裙的男人回头,「嗯?叫我的名字吧,要不听着挺怪的。」


  「……叶修,」孙翔深吸了一口气,眼睛还不住看着那件粉嫩嫩的睡裙。「如果你有女朋友──」


  「啊?」男人看起来似乎有些不解,然后在看到孙翔的视线后好像明白了什么:「喔,别介意,这是我一个朋友的裙子──她不常来,这件是我早上忘记收了。那些沐浴用品摆边儿一点就行。」


  见鬼呢朋友!哪有异性朋友会在人家里放了整套洗浴用品还有睡裙的!外带装饰家里!妹妹!是那种干妹吧!


  孙翔看着那张看起来毫不在乎的脸,在揭掉了备用的「变态」后狠狠在对方脸上贴上了张标着「渣男」的标签,若是有办法查询的话,应该能看见他对他金主先生的好感度上生生添上了个负号。


  在孙翔新工作上任的第一天,就开始忧虑自己可能会做不下去。

  讨厌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