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利尔

转载文章,长篇转载第一章,想看请戳原po主,侵权的话请戳我,我会删除( ・ㅂ・)و ̑̑没毛病
酒茨
安雷
all叶

【酒茨】如何治疗肩膀酸痛

你摊上大事了茨木😂😂

只会产小甜饼:

此梗来源于我的颈椎病,觉得茨木举着鬼爪的姿势跟我拿手机的姿势好像啊,他一定跟我有一样的苦恼,我有种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虽然我并没有茨木。。。




连下了几天雪后,难得阳光明媚,一众式神聚在樱花树下。


青行灯说道:“那个男子认真的说道,我是真心真意的喜欢你的。那姑娘被他拉着手,脸都红了。”说罢却皱了皱眉。


“呜呜,”山兔立刻紧紧抱住魔娃。


“兔兔,你怎么了?为啥哭啊?”孟婆讶异的问,“他们都互相表白心意了呀。”


“灯姐姐又要骗人,”山兔委屈道:“她明明答应不再讲鬼故事吓人的。”


“什么,又是吓人的吗?”童女吓的煽动着翅膀绕圈子。


孟婆看了看青行灯越来越差的脸色,连忙拉住山兔:“兔兔,你别打断青行灯,听完再说。”


山兔说:“兔兔才不要,你看,她刚才又皱眉了,这都11回了,肯定不是什么好故事。”


青行灯在蝴蝶上扭了扭身子,说:“不,山兔,你误会了……”


蝴蝶精摇了摇手中的小鼓,打断道:“灯姐姐是有什么不舒服吗?”


莹草摇了摇蒲公英:“需要莹草跳个舞吗?”


桃花妖拉着樱花妖说:“你看吧,我就说是因为那个。”


樱花妖捂了捂嘴巴没说话,倒是惠比寿接口道:“姑娘啊,还是该多运动运动,不能老是歪坐在灯杆上,年纪大了容易生腰椎病啊。”


海坊主捂住红唇说:“老爷子你就是太直言不讳才不像我这样受女孩子欢迎的。”


青行灯:“……”


山兔歪头问:“是腰不舒服吗?”


凤凰火理了下袖子淡然道:“兔兔,做大妖怪也是很辛苦的。”


红叶跟着说:“我们妖怪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绝招,好比兔兔你的绝招是跳舞给大家加油……”


山兔打断道:“不,兔兔更喜欢套环。”


“……”红叶继续说:“除了绝招之外,每个妖怪也有不一样的战斗姿势,你看看我,”她转了一圈,做了个左手在前摇摆,右手举掌在后的姿势。


“红叶姐姐确实经常摆这样的姿势呢”童女扑腾了一下翅膀赞同的说。


红叶骄傲说:“是的呢,肩膀要这样摆正,背要挺直,手臂要有力但是又要显得柔软优雅。这个姿势我可是练了好久呢。”


 “难怪你老说肩膀难受。”姑获鸟说:“樱花也是吧,你们的姿势很像啊。”


樱花妖点了点头:“姑姑和小妖刀一直挥舞着武器,手臂也经常不舒服吧。”


白狼拉了拉弓箭:“可是只有不懈的努力才能强大。”


“没错”,红叶点头说:“为了晴明大人,什么都是值得的。”


“……”


一直没说话的茨木问道:“一直背着重物,也会让腰和肩膀难受吗?”


丑时之女急忙问:“茨木大人竟然也有这样的困扰吗?!!”


茨木:“不是吾……”


蝴蝶精眨巴眨巴着眼睛:“茨木大人的爪子看起来是很重啊。”


莹草说:“茨木大人也很努力的一直举着胳膊呢”


茨木说:“啊,不过……吾是说吾友……”


鬼赤说:“上回和茨木大人一起战斗,我拍的屁股都肿了,茨木大人那天拍了好多次爪子,肩膀肯定很疼。”


茨木:“小小伤疼算的了什么,吾友……”


“茨木,你找我吗?”酒吞听到茨木唤他,快步走了过来。


“吾友!你忙完了吗?”茨木连忙站起身。


酒吞按住茨木,一扯衣摆坐在他身边。“我刚才听你们说,你肩膀酸疼?”


“吾友,吾正在询问莹草他们有何治疗方法。”


“这种小事有何难。”酒吞道:“我来看看。”


“不愧是吾友!不仅武力强大,更是深懂医理,能文能武,智勇双全!”


“闭嘴”酒吞一拍茨木的后脑勺:“就你话多,给我转过身子背对我。”


茨木乖乖的转过身,酒吞坐在他的身后,把他长长的白发缕成一股,摆到右肩前,双手往腿上搓了搓,再曲起双手拇指,先找了下穴道,然后试探的揉了下,再重重用力按下去。


“吾友的优点吾能说三天三夜……啊!”茨木还在滔滔不绝的说话,被他乍然一按,身体一颤,叫了一声。


“哼,酸不酸”酒吞知道自己找到了穴位,又用力按了两下。


“呜……嗷……又酸又疼”茨木乖乖答道:“好舒服”。


山兔眨巴着眼睛和孟婆说:“茨木大人看起来好享受啊。”


“就是那里,那里,再重点”茨木颤抖着说。


孟婆:“……”


童女说:“原来昨天晚上酒吞大人也在给茨木大人按肩膀啊。”


姑获鸟抖了抖羽毛,摸了摸童女的头发:“啊,是吃点心的时候了。”


她这么一说几只小妖怪都开心的嚷着要吃。


青行灯说:“你们等等我,故事还没说完呢。”


红叶斜眼看了酒吞一眼,“晴明大人怎么还没回来啊……”


一晃眼庭院里就剩下酒吞两人了,茨木发觉自己不知不觉的整个身子靠在酒吞身上,有点不好意思,连忙歪过身体说:“吾友,吾的肩膀并不是要紧,吾是想吾友每日背着巨大的酒葫芦,一定肩膀酸痛。”


“哦?”酒吞挑眉一笑:“你也要给我按么?”


茨木点点头:“让吾也试试吾友的法子。”


“好吧”酒吞倒也配合的转过身。


茨木整了下衣衫坐直身体,举起鬼手比了下穴道:“是不是此处?”


“嗯,不错”


茨木试探的按了按:“力道可好?”


“嗯,继续。”


 “可惜吾只剩一只手。”茨木看了自己的鬼爪想了想:“啊,对了……”


“不,茨木你等等!”


“地狱之手!”



评论

热度(180)

  1. 乌利尔只会产小甜饼 转载了此文字
    你摊上大事了茨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