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利尔

转载文章,长篇转载第一章,想看请戳原po主,侵权的话请戳我,我会删除( ・ㅂ・)و ̑̑没毛病
酒茨
安雷
all叶

【安雷】是比赛总要出点bu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蕾变身

アホゲ:

这世界大概要完,卡米尔想。
被鬼天盟的人卖可以说是情理之中,所以他们四个人并没有对围上来那片乌泱乌泱的黑衣人有什么太大反应,送上门的积分谁不要。
雷狮可以说笑得一脸张狂,他早就说过暗算可以只要你们有这个胆,现在弱者胆子肥到抱团来找死他哪有不送他们去死的道理。
“你们这群弱鸡都准备好了吗不要让我太失望啊。”
卡米尔看他大哥从容地掏出武器。
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安迷修在大厅听了不止十个人说最近的雷狮吃了炸药包不想死离他十公里远,心想恶////党就是恶////党系统出bug对别的玩家撒什么气。
一个星期前他的终端收到一条短信,貌似是系统崩了所有玩家的武器会出现被替换的bug。他试着召唤了一下凝晶和流焱,出来什么就先不谈了反正不是用来打架的东西。丹尼尔对此次的bug也深表歉意并表态在bug修复完之前暂停比赛,大家可以趁这段时间回复状态。于是原本一触即发的比赛气氛突然就变得闲散了起来大家都试着召唤自己被替换的武器然后笑成傻逼,特别是看到格瑞的绿柄拖把和嘉德罗斯的晾衣杆后。
当然笑得最厉害的几个现在坟头草大概已经有半米高。
但都过了一个星期居然没有雷狮的替换情报这让所有有着娱记心理的人大吃一惊,不是他藏得好就是知道的人早就被灭口了。也有人试着去问过帕洛斯,那家伙笑了三分钟刚想开口就被从后面飞过来的石头砸晕。当然光正伟如安迷修对这类八卦消息完全不关心,在他的认知里雷狮就算拿根塑料吸管都能搞死人,所以一大早看到海盗头子被脸上写着我是坏人的团体围追堵截也没抄刀上去英雄救恶/////党而是专心想早饭吃什么。这帮人估计觉得雷狮现在无比弱鸡所以才来捡漏,谁知道没过几分钟就被揍得哭爹喊娘。
“嘁,弱得和条虫一样。”雷狮不太爽,天地良心最近他难得安静如鸡在家打游戏等这个该死的bug消除但该说自己平时树敌太多还是香港记者太八卦上来单挑的人多到新衣服刚换上就被溅一身血,家里的晾衣杆根本不够用还得问嘉德罗斯借。他穿着居家服大裤衩子是来买蛋饼的,等揍完人蛋饼都卖完了。
安迷修觉得自己背后发凉,一看是雷狮在瞪他,或者说瞪他嘴里那最后一块蛋饼。想了想还是撕下一半没吃过的递过去,算是对他的同情。雷狮也没客气咬蛋饼力气大得像在咬仇人,本来就巴掌大的一块饼根本不够两个大男人吃所以又叫了两碗豆花,安迷修看他一只脚搁在凳子上手里忙着把葱花挑出去,配上那件全是血的T恤要多社会有多社会。雷狮感觉到对面那人炙热的视线盯着自己T恤上【我很强】三个字看以为这人是在无声嘲笑他的审美品位,一怒之下狠踹一脚然后趁他痛得低头时把整罐辣椒酱都倒进骑士大人的碗里再迅速搅了搅,待安迷修抬头时装作无事发生过。
“你发什么疯啊。”
“没——什——么——”
“难道你也和那些美丽的小姐一样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你丫是不是活腻歪了。”
看雷狮手上的塑料勺子泛着凶器的光芒安迷修明智地选择闭嘴,端起碗优雅地喝了一口豆花然后很不优雅的全喷出来。嘴里的感觉就好像一条曼妥思全倒进可乐里噼里啪啦爆炸,还有些辣椒呛进气管导致狂咳不止,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捂着肚子狂笑都快钻到桌子底下,安迷修趁机把两个人的碗换了换,等他笑完钻出来闭着眼睛没有丝毫的防备灌了一大口进嘴里。
然后安迷修被喷了一脸。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他想。
“咳咳…咳咳咳你个孙子居然敢阴我。”雷狮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严重到他条件反射拿出武器直指对方鼻尖。
然后世界又安静了,安迷修看着眼前这根棒棒先是愣了三秒然后肩膀以每秒三下的频率开始抖动,喉咙里还残留着的辣椒这时候也开始作祟给他捂着嘴边笑边咳的机会。雷狮直接石化成石狮,直到被闪光灯闪瞎眼才反应过来恼羞成怒。
“咳,雷狮啊。”
“闭嘴。”
“啊不对,是不是叫你魔卡少女蕾比较好。”
“你死定了。”
“怎么只有魔杖啊,你的小蕾牌呢。”
餐桌被一劈二,雷狮抄着星星魔杖像抄40m大刀,还不许安迷修先跑39米。天上也开始乌云密布雷电交加,不一会儿就下起了瓢泼大雨给全场看热闹的人一个透心凉,雷狮抹抹脖子表示不删照片就电死,好事者们点头如捣蒜。但安迷修是谁,他是全场最不怕雷狮的人,在别人眼里十分作死地拿起雷公手上的星星魔杖开始研究,过了三分钟后得出结论:地摊上骗小孩的假货。
是真货我早就一个【无】牌把你怼到人间蒸发,雷狮愤愤地夺下那根塑料棒子自暴自弃般扛着转身就走,却被安迷修拉住头巾差点摔个趔趄。
“我Ca……”
“下那么大雨你这样会淋湿的。”骑士突然绅士,递给恶////党一把蓝柄雨伞。
“那你怎么办?”恶///////党也被骑士突如其来的温柔驴了脑子。
“我还有一把。”安迷修喊了一声流焱,然后撑开黄柄雨伞。
雷狮差点笑到腿软。

几天后大赛恢复了正常,冤家路窄的几位又狭路相逢,不过这次依旧是只打嘴炮不打架。
“啊哟这不是双伞的安迷修嘛,至今给几位心仪的姑娘送过伞了。”
“呵呵不多就一位。”
“谁啊。”
“库洛魔法使小蕾。”

评论

热度(1398)